年年月·

谁让爱变沉重

【左邓】他教我说谎

*睡前短打

*BE



“爱让我们变得陌生”






通知下得有些突然,以至于邓佳鑫准备了好久的心里防线还是崩了。他带着心事走出长江国际,粉丝的目光有些炽热,但没几个是为了他来的。






第一次站在舞台开口的时候邓佳鑫毫不怯场地盯着镜头,平淡又惊艳的一句,当镜头转到其他人又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成长了七年。






相对于其他人,他和童禹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别人都在散发自己青春的气息的时候他们每天都在做好离开的准备。






只是这天来得有些快了。






邓佳鑫走出粉丝群回头望了望这栋楼,他太熟悉这里了,不管是环境还是人。






其实他看得挺开的,总归有不同路的那天,就像大师兄,即使成团到最后对方的名字都是种禁忌。等下次来的时候,他就再也不是三代三番邓佳鑫了。





他看得开的也不止这件事,还有左航。





他自诩不是个念旧的人,可真当离开左航时他终究是有些不舍。但他也同时清楚的知道对于左航的感情,随着时间也转为孤烟随风飘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唯一的那点儿不舍,也显得无足轻重。





邓佳鑫走的那天左航训练到半夜都没停,他可能也忘不了小时候的邓佳鑫是有多耀眼,几乎所有人都忘的事实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时至今日,他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偏偏是邓佳鑫呢,明明那么温柔耀眼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永远留在舞台上的。






他有些无助的闭了闭眼,他今天是见过邓佳鑫的。在邓佳鑫毫不留恋地走出办公室,拖着疲惫地身子一遍又一遍唱歌的时候。






眼眶有些发酸,他和邓佳鑫还没说过一句话呢。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发现情愫想逃离的是他,到最后伤心也是他,只有他。






他背着镜头偷瞄邓佳鑫的时候是想过和好的,只是后来他有些懦弱了,他真的很怕陷入名为爱情的沼泽,任他挣扎也逃不出,最后只能乖乖地被拆吃入腹。






而事实是,他逃了千万次也没用,午夜梦回时他看到邓佳鑫温和地冲他笑,然后留下一句我走了哦,就再也没回过头。






那时的他就拼命忘记邓佳鑫,可事与愿违,邓佳鑫在他的日子里留下的印记越来越深,即使他们之间没有交流他也忘不了邓佳鑫。






邓佳鑫真正走的那天左航本来是不要告别的,可朱志鑫硬是把他拉到了对方面前。想逃也逃不过了,那就勇敢一点儿吧。






左航拽着邓佳鑫跑到了楼梯口,这里没有光,他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是情愫难掩,最后是邓佳鑫先吻上左航的。






一个缠绵而又疏离的吻。






左航有些说不出话,凭着直觉盯着邓佳鑫的眼。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楼道里传来工作人员的催促声,左航仓促的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邓佳鑫并不惊讶,也没有答复。左航看着邓佳鑫离自己越来越远,在亮灯处转身轻声对他说再见。





楼道有些静,左航听着胸口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仿佛直到砸死他才肯放慢。





后来左航听到了许多关于邓佳鑫的消息,说他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音乐大学,说他已经在音乐界有了新突破,说他已经结婚了。






邓佳鑫的歌他没听过,夜夜里只有一首《张三的歌》伴他入眠,想起这个人时只剩下了那天楼道的吻,带着离别的苦涩。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一所医院里,昔日的少年褪去了青涩,漂亮的眸子里带着温柔,看得不是左航而是怀里的孩子。





左航在那双眼睛里看到过许多,只是从没见过如此幸福慈祥的眼神,像是过了许多年,左航又一次见证了邓佳鑫的又一个第一次。






后来他想起主动提出避嫌的那天都带着责怪,没有人能知道左航到底错过了什么。






如果命运重来,你是选择逃避还是面对。






评论

热度(1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