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月

谁让爱变沉重

十二个人挤在狭小的包厢里,大概一年没见的他们并不生疏。张极先举起酒杯,大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纷纷举杯。



“左邓新婚快乐!”




紧接着第二杯




“新年快乐!”




中间的火锅热气腾腾,左航和张极喝的多,此时还在猜拳,谁输谁喝。好久没有聚在一起,只有人让他们少喝,但并没有阻拦。




后来张极运气不佳,干脆靠到旁边张峻豪身上,连连摆手说不玩了。左航嘲笑他菜种,张极酒精上头估计是没反应过来,没骂回去。




张峻豪推了推张极,发现这个人有千斤重,无语地开口:“张极你该减肥了啊!”




张极闻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瞥了一眼张峻豪:“不可能,是你力气小。”张峻豪翻了个白眼也没动他。




张极像个大爷一样说:“左航邓佳鑫你们俩个,你们俩个没有我肯定走不到今天。所以邓佳鑫你赶紧给我生个儿子,我好玩玩。”




包间静了一瞬,张极看到左航杀人的眼神才反应过来。




“不是不是,你们俩生个孩子。”




左航给他抄了一块虾滑,没好气的说:“就算生了也不给你玩。”




“那可不行,我还要当干爹呢。”




左航和张极又吵起来了,两个人的争吵声盖住火锅沸腾的声音。眼看两个人又喝起来,苏新皓余宇涵连忙上去拉住他们。




朱志鑫走到邓佳鑫旁边,递给他一杯果汁,凑到跟前问:“怎么样?邓佳鑫小朋友,成为了有夫之夫什么感觉?”




邓佳鑫抬眼看了看纠缠在一起的四个人,眼睛转了转说:“很幸福,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童禹坤和张泽禹走过来加入他们的聊天,不论以前还是现在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不知道张泽禹说了什么四个人笑到一起。




邓佳鑫看了看包间。




苏新皓余宇涵不但没拦住还加入了斗争,陈天润和姚昱辰很认真的在吃饭,穆祉丞喝得有些醉倒在桌子上,张峻豪先带着张泽禹走了。




包间很小,但装住了他整个青春




期待雪


抖yin:·年年有雪·



左邓与小调





灵感少,创作慢



【左邓】他教我说谎

*睡前短打

*BE



“爱让我们变得陌生”






通知下得有些突然,以至于邓佳鑫准备了好久的心里防线还是崩了。他带着心事走出长江国际,粉丝的目光有些炽热,但没几个是为了他来的。






第一次站在舞台开口的时候邓佳鑫毫不怯场地盯着镜头,平淡又惊艳的一句,当镜头转到其他人又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成长了七年。






相对于其他人,他和童禹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别人都在散发自己青春的气息的时候他们每天都在做好离开的准备。






只是这天来得有些快了。






邓佳鑫走出粉丝群回头望了望这栋楼,他太熟悉这里了,不管是环境还是人。






其实他看得挺开的,总归有不同路的那天,就像大师兄,即使成团到最后对方的名字都是种禁忌。等下次来的时候,他就再也不是三代三番邓佳鑫了。





他看得开的也不止这件事,还有左航。





他自诩不是个念旧的人,可真当离开左航时他终究是有些不舍。但他也同时清楚的知道对于左航的感情,随着时间也转为孤烟随风飘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唯一的那点儿不舍,也显得无足轻重。





邓佳鑫走的那天左航训练到半夜都没停,他可能也忘不了小时候的邓佳鑫是有多耀眼,几乎所有人都忘的事实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时至今日,他也没想明白为什么偏偏是邓佳鑫呢,明明那么温柔耀眼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永远留在舞台上的。






他有些无助的闭了闭眼,他今天是见过邓佳鑫的。在邓佳鑫毫不留恋地走出办公室,拖着疲惫地身子一遍又一遍唱歌的时候。






眼眶有些发酸,他和邓佳鑫还没说过一句话呢。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发现情愫想逃离的是他,到最后伤心也是他,只有他。






他背着镜头偷瞄邓佳鑫的时候是想过和好的,只是后来他有些懦弱了,他真的很怕陷入名为爱情的沼泽,任他挣扎也逃不出,最后只能乖乖地被拆吃入腹。






而事实是,他逃了千万次也没用,午夜梦回时他看到邓佳鑫温和地冲他笑,然后留下一句我走了哦,就再也没回过头。






那时的他就拼命忘记邓佳鑫,可事与愿违,邓佳鑫在他的日子里留下的印记越来越深,即使他们之间没有交流他也忘不了邓佳鑫。






邓佳鑫真正走的那天左航本来是不要告别的,可朱志鑫硬是把他拉到了对方面前。想逃也逃不过了,那就勇敢一点儿吧。






左航拽着邓佳鑫跑到了楼梯口,这里没有光,他们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是情愫难掩,最后是邓佳鑫先吻上左航的。






一个缠绵而又疏离的吻。






左航有些说不出话,凭着直觉盯着邓佳鑫的眼。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楼道里传来工作人员的催促声,左航仓促的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邓佳鑫并不惊讶,也没有答复。左航看着邓佳鑫离自己越来越远,在亮灯处转身轻声对他说再见。





楼道有些静,左航听着胸口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仿佛直到砸死他才肯放慢。





后来左航听到了许多关于邓佳鑫的消息,说他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音乐大学,说他已经在音乐界有了新突破,说他已经结婚了。






邓佳鑫的歌他没听过,夜夜里只有一首《张三的歌》伴他入眠,想起这个人时只剩下了那天楼道的吻,带着离别的苦涩。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一所医院里,昔日的少年褪去了青涩,漂亮的眸子里带着温柔,看得不是左航而是怀里的孩子。





左航在那双眼睛里看到过许多,只是从没见过如此幸福慈祥的眼神,像是过了许多年,左航又一次见证了邓佳鑫的又一个第一次。






后来他想起主动提出避嫌的那天都带着责怪,没有人能知道左航到底错过了什么。






如果命运重来,你是选择逃避还是面对。






【左邓】爱上你

短打,可能烂尾

  

  

  

  

  

  

  

  

  

“爱上你,爱上我”

  

  

“左航,做我男朋友吧”

  

  

  

怀里的人微微抬头,左航此时此刻只想带着邓佳鑫私奔,哪里都好,于是他轻声答应。

  

  

走在前面的人儿摇摇晃晃,像是下一秒就能跌在大街上睡一晚,偏偏又不让人扶,左航觉得他每一步都走在自己的心上。

  

  


“邓佳鑫”

“嗯?”

“想去海边吗?”

“想!”

“我带你去好不好?”

“好!”

  

  

  

第二天早晨邓佳鑫就被叫起来了,邓佳鑫看来不太想起床,但机票都买了那不去可不行。带着意识不太清的邓佳鑫上了飞机,左航就拿出手机给邓佳鑫拍了个照。

  

  

  

睡着的邓佳鑫喃喃念着梦话,邓佳鑫确实是个十足的吃货,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美事,一直说草莓蛋糕好好吃。

  

  

  

左航低笑了一声,握住邓佳鑫的手就睡了过去。

  

  

  

邓佳鑫是被下飞机的提示音吵醒的,他醒酒不会忘事,仔细想了想就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

见左航不醒只好抬手推了推他,“左航?醒醒。”可无奈,左航没有一点儿醒的反应,邓佳鑫就又试探地叫了叫,“哥哥?”

  

  

  

左航微微睁眼看周围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把邓佳鑫搂进怀里,对着他耳边说,“再喊一遍”

  

  

  

邓佳鑫羞红了耳朵,推开左航就往外跑,“快走吧,我要去海边。”

  

  

  

左航看着邓佳鑫落荒而逃的背影低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追上邓佳鑫。

  

  

  

然而这次游玩并没有很顺利,由于是临时决定,所以他们衣服没带,攻略没做,就连酒店都没订。

  

  

  

眼下确实需要看一下离海边比较近的酒店然后去买身衣服。

  

  

  

最后的结果就是左航拎着大包小包在后面走,而邓佳鑫在前面活碰乱跳的,甚至时不时还要去买个东西吃,等到酒店的时候他还是意犹未尽,左航早已没了力气。

  

  

  

“看来我男朋友身体不太行啊”

“确实不行,所以需要我的小情人来锻炼锻炼”

  

  

  

一夜未眠。

  

  

  

从酒店到海边只了十分钟左右,不得不说,夏天真的很适合来海边。

  

  

  

温懒的海风吹过,海面泛起涟漪,太阳从海平面升起,海鸥总要叫上几句才算完美。邓佳鑫模仿其他人的样子将买来的饼干掰碎撒在地上,海鸥争先恐后的来接受投喂。

  

  

左航歪头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不自觉上扬。

  

  

  

原来夏天不止有烈阳与蝉鸣。

  

  

  

远方太阳的光照在海面上,海浪冲洗着沙子,邓佳鑫拉着左航走到离海更近的沙子那里,蹲下身子伸出食指写下左航二字,还在旁边画了个爱心。

  

  

  

“左航,你会一直爱我吗?”

“会的,我对着这片海发誓。”

  

  

  

邓佳鑫看着左航坚定的眼神,感动的泪到眼边却又在看到左航伸出三个手指放在耳边的幼稚模样发笑,“你好幼稚啊左航。”

  

  

  

左航也看着他笑。



嗯,我幼稚,但我也真的喜欢你

  

  

  

夏天也有不止的爱意。